商枝本枝

微博:商枝是一味中药||
努力成为十八线拖拉机车手
啥都吃。
高考去了。

【黄克功】哀莫大于心死[一段类似于自戏的不明文体文]

没错又是靳夫人我!占个楼诚tag骗热度[x

其实我是真心想看黄克功拉郎配只是别的都配完了哭唧唧

还在等我蔺靖肉篇的妹子憋等我了早点找个好人家嫁了吧我填完那个坑的可能性很小很小[憋打我

顺带,请关爱每一个用手机码文的作者

---------------------------------------------------------------------------------------------------

黄克功


遥想我黄克功16岁那一年跟随兄长参加红军,渡金沙江,过大渡河,翻过岷山绵延千里的风雪,跋涉泥泞而无边的草地,成为为数不多的成功到达延安的红军之一,从红小鬼成长为抗大教官,手刃无数曾践踏过我脚下这片土地的倭寇。我总以为,这一生,过得太快,若是有生之年革命完成,那便是真正的死而无憾。

战争残酷无比。我曾亲眼见过我的战友,上一秒还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下一秒就被子弹削去半个头盖骨,倒在我身边,滚烫的鲜血喷了我一身。 娄山关一战我身上中了三枪,倒在地上神志不清,眼前被凝固的鲜血糊住,迷迷糊糊好像看见我那死在敌人炮弹之下的哥哥,他向我伸出手,擦掉我脸上的血,说克功我们回家吧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胜了。我想我是死了。 但当我再睁开眼时,我没有死。战争也没有结束。

自那之后,我相信我不会死在战场上,哥哥在天上保护我。 后来我就遇到了你,青稚美好的像一颗挂在枝头刚刚成熟的青梅,干净得让人不敢指染。我对你有着超越教官和学生范畴的情愫与关心,你的来者不拒纵容我进一步得寸进尺。理智被一寸寸蚕食。

开赴前线的前一天,我告诉你我爱你我想娶你。我以为你会像往常一样笑着说说克功你怎么这样心急。

但你没有。

我到延安来是来投身革命的,不是来结婚嫁人的。

你不再是往日的温存无限,有的只是无限的惊恐与嫌厌,就像我是那只我曾经用来吓你的蠕虫。

哀莫大于心死。那一刻,我差点心死。

我只记得后来我与你争执,擦枪走火。你从地上翻起,语气里有的只是恐惧。

同学们,救命啊,黄克功杀人了!

同学们,救命啊,黄克功杀人了!

同学们,救命啊,黄克功杀人了!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从相思成茧到恨之入骨只需要一个人转过身的一秒。

子弹穿过你的眉心,殷红的血液美得像一颗朱砂痣。

是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何况是人呢?

法庭结果判我死刑,是应该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革命不是一代人的事。 我只是不甘心。我还能再为国家做出贡献,而不是就这样被当作党的历史上的一个反面教材,被钉在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

但我已经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或许对你来说,最荒唐的事不是我爱上了你,而是那个说爱你的人,是我。

黄克功

1937年

于陕甘宁边区最高法庭监狱

附: “黄克功案”是一段真实的故事,源自多年前年前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刑字第二号案件。黄克功是16岁随毛主席上井冈山的红军将领。1937年10月全面抗战之际,抗日军政大学红军将领黄克功因逼婚未遂,将女学生刘茜杀害。如何处置这位战功卓著的红军将领黄克功,是赦还是杀,成为案件的焦点。最终,黄克功在延安被公开审判枪决。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