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枝本枝

微博:商枝是一味中药||
努力成为十八线拖拉机车手
啥都吃。
高考去了。

【原耽】一见如故01

原创耽美预警!原创耽美预警!原创耽美预警!


我跟亲爱的 @三奈何 一起挖的坑







一见如故

沈楠x张以安

1

沈楠和张以安两个人打小就在一块儿长大。

在他们俩还光屁股的时候,张以安就一个劲地跟在沈楠后面到处窜,“哥哥哥哥”叫个不停,啪叽一下摔个狗吃屎,沈楠就一边格机格机笑着一边把张以安扶起来,顺手拍掉他膝盖上的灰尘。

张以安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下来。沈楠掏出从奶奶的大铁盒里拿的奶糖,用嘴咬开包装袋,把糖塞到张以安的嘴里。

张以安又立刻喜笑颜开,踮起脚抬起头对准沈楠的侧脸就是一记猛啄,混着糖水在沈楠脸上留下湿黏黏的一片。

“我听姐姐说,只有对喜欢的人才可以这样。”张以安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肉嘟嘟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

“小哥哥对我最好了,所以我最喜欢小哥哥。”

沈楠也不管黏腻的糖水在脸上风干,抬手戳了戳张以安腮帮子处被糖顶得鼓起来那一块。“小哥哥也最喜欢以安。”

后来张以安一家就搬走了,搬出了载着所有与沈楠有关记忆的胡同巷。

沈楠只记得那天自己跟在大卡车后面跑啊跑,跑啊跑,卡车甩了自己一身灰,夹杂着张以安呜呜咽咽的哭声,一并砸在自己身上。稀里哗啦。

之后沈楠再也没有见过张以安。他总觉得自己是做了近十年的黄粱美梦,梦里有个长相清秀的小男孩,会冲自己羞涩一笑,那一声“小哥哥”叫得自己心都要化了。

一晃十数载,十数载寒窗苦读,沈楠考上了小时候说话都不利索的时候就开始念叨的大学。

分寝室那一天他看到一个久违的名字。

张以安。

寝室里传来窸窸窣窣收拾东西的声音。一瞬间沈楠有点心跳加速,握住钥匙的手禁不住有点抖,锁眼都对了好几次。

房间里的人听到开门的声音下意识抬起头瞥了一眼门口,又迅速阖上眼帘。

沈楠蹲下身,凑到他面前。

那人明显冷不防被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到地上。眼泪又像断了的珠子,扑簌簌往下掉。

沈楠从口袋了掏出一颗奶糖,拆了包装塞到他嘴里。

他愕然,“小哥哥?”

沈楠点了点头,“以安。” 









 @三奈何 


 @K.S 
↑恶婆婆说好的文来了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