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枝本枝

微博:商枝是一味中药||
努力成为十八线拖拉机车手
啥都吃。
高考去了。

【凌李】七年之痒03。完结篇。

想不出来,像我这种超级懒的人的文,也会有完结的一天
感谢诸位的陪伴
安然爱你们【比心❤】



3.七年之痒(完结)


春寒料峭,凌远不懂为什么李熏然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拉着他去小孩儿才去的游乐场。

“你一个奔三的人去什么游乐场。”

凌远看着镜子前已经是第三次梳头发的李熏然无奈道。

李熏然从镜子里瞪了他一眼,嘴角抑制不住地飞上一抹笑意,平添了几根褶子,“跟你这种老干部说了也没用,每一个30岁的男人心中都住着一个18岁的小青年,再说了,我们是去约会,只不过地点选择了游乐场而已。”

“行行行,那你快点。好了别梳了已经很帅了。”

李熏然终于满意地放下的梳子,满面春风地向外走去。凌远拿着李熏然的外套追在他后面,“诶你把外套穿上外面还冷着呢。”

“你帮我拿过来啊,我去倒车。”

凌远坐在副驾驶上,咔哒一声系上安全带,李熏然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打折节拍,绑着安全带还像多动症似的在驾驶室里扭个不停。

“走了啊,老司机要开车了。”李熏然看了一眼凌远,嗤嗤嗤笑个不停。

“熏然,你看这天是不是要下雨了?咱们下个星期去行吗?”

“不行,我推掉好多工作呢,好不容易我们两个人都有空。”李熏然转头看向前面,滴滴按了两声喇叭,语气欢快,掩盖不住落寞。

“就是跟你淋雨我也乐意。”

凌远不再说话,随手打开了车内广播,电台里放着情歌。

“其实我无虑挂被爱恋便满足一向幸福

唯独我盲目爱没有考虑太多不够成熟

直至忍不到来问你    你亦没说起    未能言就是骗局

前路有毒 如若要留住爱便要屈服”*

李熏然换了个电台,“今天去约会总得听点喜庆的歌吧。”

凌远嘴角勾起一抹笑,直勾勾盯着李熏然。

李熏然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干嘛呀,视奸呢你。”

凌远伸手戳了戳他的脸,不再逗他,“看你好看,安全驾驶啊李警官。”

凌远一向对游乐场没什么兴趣,从小到大去游乐场的次数两只手数的过来。嘈杂的环境让他头疼。

此刻李熏然正拉着他,两眼放光地指向摩天轮,“走走走我们去坐这个!”

凌远一向觉得摩天轮不安全,但拒绝此时兴致勃勃的李熏然简直就是一种罪过,只好牵起他的手,“走。”

这下李熏然反而又羞红了脸,急急忙忙想把手抽出来,凌远抓得愈发紧了。

“哎呀你干嘛这公众场合。”

“正因为是公众场合我才只能干这样的事,总不能放着这么多人的面干你吧。”凌远凑到他耳边,呼出的热气打在李熏然的耳垂上。

“老流氓,你这是在袭警。”李熏然一把推开凌远的大脸,硬推着他上了摩天轮。

凌远臂弯里挂着李熏然的外套,看着好奇宝宝趴在椅子上看着摩天轮外的风景,突然觉得就这样一直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全世界都在他们脚下,独有一人在他心里。

李熏然突然从椅子上咕噜一声爬下来,在凌远嘴上啃了一下,又迅速转过身不去看凌远,泛红的耳尖出卖了他的小心思。

“听说这样两个人才能长久。”李熏然嗡嗡地解释。

凌远从后面搂住李熏然的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光一个吻就想让我跟你天长地久?醒醒。”

李熏然明显身形一抖,凌远摸到他指尖冰冷,狭小的空间里良久的沉默,摩天轮也停了。两人皆是沉默不语。

天空中已经飘起了毛毛细雨。

凌远眉头紧蹙,“我就说今天得下雨吧你还不信。走走走赶紧到车里去别再淋湿了。”

李熏然依旧不语,杵在那里不肯走,任凭雨水沾湿他今天早上梳了三遍的头发。

凌远也懒得跟他费口舌,一只手穿过他的臂弯,一只手绕过他的膝盖弯,把李熏然横抱了起来,丢进副驾驶里。

待凌远绕到驾驶室时,旁边的人已是满脸泪痕。

凌远连忙手忙脚乱地抽了张纸把李熏然脸上的泪水擦干。“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你又怎么了,乖别哭了啊丢不丢人啊乖啊跟我说怎么了这是?”

李熏然一把扣住凌远的手腕,“凌远我问你,跟我在一起你是不是觉得特委屈啊?”

“啊?”凌远一脸懵逼,“我要委屈能给你当床上的打桩机床下的取款机吗?咱们在一块七年了你还怀疑我?”

“那你跟我约个会还不情不愿?”李熏然不依不饶。

凌远一时间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干脆一把扣住李熏然的后脑吻了上去,一个宣示主权的吻。

💏

【安然初吻还在,不会写吻,跳过。】

一吻终了,李熏然面色潮红,双眼迷离,唇瓣因为亲吻的缘故有些肿大,娇艳欲滴,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凌远钳着他的下巴,“看着我。”

李熏然笼着水汽的鹿眼里写满了委屈。

凌远看着李熏然的眼睛,坚定地、一字一顿道,“我——爱——你。”

“很爱很爱你,从七年前开始,永远都不会结束,等到我老了,老到只能记得一个人,我会选择记住你而忘掉我自己。”

“你懂我待你的心吗?”

李熏然点点头,眼圈又开始泛红。

“唉你怎么又哭了。”

“凌远你个混蛋,白嫖了我七年,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李熏然象征性地往凌远下面来了一拳。

“李警官手下留情啊你可要为你下半辈子幸福生活着想!”

两个人闹着闹着,不知道是谁先吻了谁,天雷勾地火,最后车后座的沙发上是一片狼藉。

李熏然以贵妃醉酒的姿势扒在车门边上,凌远勤勤恳恳地给他家公举当司机。

“诶你干嘛去啊,干傻了?家在另一边哎呀你走反了。”

凌远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李警官很路痴嘛,我现在要去的是民政局。你带钱没啊?”

“到民政局干嘛去?”

“嫖了你这么久,总得给你个名分吧,光一个吻就让我跟你天长地久?我还要一纸结婚证书!”凌远有些得意。

“臭不要脸。”李熏然低声嗔怪,转了个身面向里面不理凌远,一抹笑意不由自主浮上脸颊。

凌远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看到李熏然通红的耳尖之后满意一笑。

勤勤恳恳凌院长与作天作地李警官的七年之痒,完美渡过。







*:歌曲是《钢琴哭》,应该很多人都在b站听到过,你们懂得。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