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枝本枝

微博:商枝是一味中药||
努力成为十八线拖拉机车手
啥都吃。
高考去了。

【谭赵】渐近线1

本来以为中考完了我可以歇一歇。
太!天!真!了!
接下来就是补课与假期作业。
幸好考的挺好。市重点。
弥补了我心里的创伤。

 @慕影王爵 你的梗,差点忘了艾特你,我这记性啊



渐近线【谭赵】

By安然

1
如果我是双曲线,你就是那渐近线,如果我是反比例函数,你就是那坐标轴,虽然我们有缘,能够生在同一个平面,然而我们又无缘,漫漫长路无交点。为何看不见,等式成立要条件,难道正如书上说的,无限接近不能到达。
——《悲伤的双曲线》

“我记得我上学那会理科好的不行,数学老师简直要把我捧上天了,化学还拿过一个什么什么金奖……”
赵启平隔着一大盘烤串向谭宗明笑笑,张口又咬了一口肉,赵启平酒量不差,但酒喝多了难免上头,赵启平脸上不自觉红扑扑,话也开始多了起来,扯着谭宗明回忆往事,絮絮叨叨还说个不停了。
“你不知道,那会上学的时候追求我的男生女生都集齐好几个十二星座了,就因为我数学特别好,好多人问我题目问着问着就揪着我不放了,而且我还这么帅……真的我上学的时候追求者能塞满一屋子你别不信我告诉你……嗝……”
“我信我信。”谭宗明应着他的话,一边心想你现在追求者也不少啊六院那么多情敌,一边给赵启平那边的烤串撒了点孜然,“手拿开点我撒孜然呢。”
“可是老子现在还是单身啊!”
“你答应我不就不是单身了吗?”谭宗明感觉前途充满希望,立刻毛遂自荐。谭宗明一直自觉自己够优秀,身高够高,长得够帅,够有钱,还是个共产党员,除了微胖之外简直无可挑剔。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赵启平伴侣的不二人选。最重要的是,启平现在是单身啊!
可赵启平接下来一句话让谭宗明又从云端重重地摔回了地面[并把地面砸了个坑]。
赵启平眼神迷蒙地抬起头,嗤地笑了一声,“有钱人最不可靠。”
谭宗明头一次这么讨厌金钱。
醉汉说的话不算数。
醉汉说的话不算数。
醉汉说的话不算数。
谭宗明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
些许辣椒酱粘在赵启平的嘴唇上,一抹鲜艳的红,粉色的小舌伸出来在嘴唇上舔了一圈。画面够香艳,谭宗明看得不由咽了咽口水。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
“跟你实话实说了吧,我压根就不喜欢被人管着,一个人自由自在挺好。”
“我保证给你足够的自由,我……”
“咱俩做做朋友炮友还行,谈恋爱总觉得怪怪的,你是反比例函数,我就是坐标系,会接近但不会有交点。”赵启平挥了挥手打断了谭宗明的话,“结账结账,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谭宗明赶忙掏出了钱包。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来的。”
“酒后不能驾车。我明天再让人给你把车拖回来。”
“你不是也喝了?咱俩半斤八两。”
“我没喝啊。”事实上,谭宗明一个晚上净盯着赵启平吃吃喝喝帮他撒孜然,他连一串烤串都没有吃,他老觉得这玩意不卫生,看着赵启平兴致勃勃的样子又不忍心制止。“你秀色可餐。”
“你是看着我就饱了吧。”赵启平眯起眼睛嘲讽道,深邃的眸子又添了点浓重的暗色。他的眸子里有谭宗明。只有谭宗明。
赵启平思量着要是进去了连李熏然都保不了自己,只好颔首答应。
全是套路。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赵启平头倚在窗玻璃上看外面的路灯,眼皮一磕一磕,直到谭宗明到了目的地,他还在安稳地睡着。
谭宗明将车停了下来,探身从后座拿了件外套给他披上。
谭宗明不忍心叫醒他,他太累了,医生这个职业有些吃力不讨好,一次医闹事故后谭宗明心疼地用纱布帮赵启平捂住头上的伤口询问他要不要来晟煊工作,赵启平虚浮地笑笑回答我还是想救死扶伤的样子让谭宗明觉得自己真的看到了天使。
虽然后来才觉得他其实是个吸人精气的妖精。
谭宗明温柔地看着副驾熟睡的赵启平,幻想着他俩就是一对情侣,就应该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送对方回家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
谭宗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握住赵启平纤细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抚摩。
多情自古空余恨。
好梦由来最易醒。
再美的梦,也总有醒来的那一天。
可谭宗明多想就这样沉醉在一个叫做赵启平的黄粱美梦里,荒淫一生,永不醒来。
他俯身吻了吻赵启平的面颊,又如哄孩子一般轻轻说道,启平,醒醒。

现实与梦境,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评论(5)

热度(13)